全网最准一尾中特|五十七期一尾中特平
中國西藏網 > 雜志

從“授人以漁”到“共好”精神

程瑤 發布時間:2019-04-03 13:26:00來源: 《中國西藏》

  黑水,一座位于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中部的縣城,海拔2350米。這里多民族交融,除了92%的藏族以外,還有羌、漢族;這里有全球同緯度海拔最低、面積最大、最年輕的達古冰川;這里有八十里長廊的奶子溝彩林;這里有1935年紅軍長征時期召開的“蘆花會議”會址和紅軍翻越的三座大雪山;這里有豐富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卡斯達溫舞(鎧甲舞)。這里,還有一批來自300公里以外的彭州市援助藏族地區工作隊伍(以下簡稱援助隊),灑下了他們熱情與敬業的汗水。


達古冰川

  走進黑水,頭頂有藍天,腳下有溪溝,秋天色彩斑斕的景色更是讓人流連忘返。但是現實的工作卻沒有那么詩情畫意。艱苦的自然條件,高山峽谷、氣候寒冷,經濟發展滯后,教育文化、衛生等基礎設施落后,人才流失嚴重,教育參與度低等問題都是援助隊需要面對與解決的。目前在黑水的彭州援助干部將近百人,分布在行政、教育、醫療、農業、就業等不同的領域。“援助扶貧項目一直以來就存在,但是這次最大的變化是完全根據受援地的需要,充分合理地對資源進行調配,盡最大的可能幫助他們解決問題。我們不是完全創造新的資源,而是利用已有的資源”,彭州市第三批援助工作隊領隊程勇這樣總結。

  彭州處于成都半小時經濟圈核心區,是連接成都和黑水的橋梁;它吸引著成都,從而讓成都了解黑水。黑水目前的旅游市場主要以成渝兩地為主,而彭州在促進黑水旅游發展上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從阿壩往成都方向,彭州是這條線路上離阿壩最近的一個縣市,人口達80萬人,所以在彭州開展對黑水的宣傳能夠加強其效果。比如,2018年憑彭州市的身份證在黑水的達古冰川景區可以享受票價半價的優惠活動直接帶來了冰川景區與同期相比近20%的游客增長量。另外,因為彭州的旅游發展主要是鄉村旅游、近郊游,能夠吸引大量成都的游客,所以在彭州的主要街道廣告宣傳黑水特色的旅游產品等都很大程度上提升了黑水在成都市場的知名度。

  在教育方面,根據黑水縣的需求,彭州市派出三名學校行政管理人員進行為期三年的援助工作,在國家教學大綱基礎上,完善當地的教學管理和行政管理。以前也有不少教師隊伍進入援藏地區,但幫助的效果并不顯著,當他們離開后,也沒有能夠給當地的學校留下一些東西。所以這次的工作重點在教學管理、規章制度等方面的完善,即使援助人員離開后這些東西是可以留下來的,方便以后的工作人員繼續使用下去,而不是援助人員的離開意味著一切又回到起點。另外,在過去,因為家庭的經濟需求,需要挖蟲草賺錢,很多家庭沒有送孩子去上學,而甘孜地區的一名干部曾提出:“最好的蟲草在書本里”。這個宣傳對家庭在教育的觀念上有一定的改變作用,畢竟蟲草是有季節性的。援助項目開始后,當地逐漸進入越來越多的教師,人們對子女教育的觀念也慢慢開始改變,對孩子的教育也越來越重視。他們也體會到知識確實能夠改變命運,接受基礎教育能有機會上大學,能有機會謀得一份不錯的工作,收入和生活水平自然也就能提高。

  在援助隊進入到黑水縣前,當地的縣政府已經根據當地的氣候溫度、地理優勢、自然資源把生態農業和生態旅游業確定為主要的發展方向。生態農業指當地六大類無公害、有機的農產品:中藥材、土蜂蜜、生態蔬菜、生態水果、藏香豬、鳳尾雞。但是,最大的問題就在于發展的規模始終不大,產量低、營銷困難。如果沒有產量,就無法形成一個產業鏈,包括物流、營銷。如果只在當地進行銷售,6萬多人的市場顯然是非常小的,不足以成為長期的產業支柱。只有把產量提升了,才能把市場開拓到本地以外的地方。另外,當地人的觀念保守,沒有市場概念,也不相信農業可以作為謀生的手段、作為經濟發展的產業,所以當地人有大量的人都在外地。總人口6.2萬,卻有2萬多人在外務工。雖說外出工作不是壞事情,但是很大程度上反映出當地的經濟發展支撐能力不夠。所以,援助隊真正需要幫扶的并不是在當地重新開發新的產品,而是把現有的做得更好,重建當地百姓的信心,留住人才。而彭州在農業產業鏈發展方面,就全國來說,已經做得非常成熟,因此可以將這一優勢作為經驗進行分享和參考。程勇堅信地認為:“農民是最懂種地的人,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如何種地,教授也不見得比他們更擅長。但是光會種地是不夠的,還需要市場。再好的青山綠水、生態資源,要作為長期發展,也必須要有一個載體、一個轉換的過程,才能把現有的資源真正轉變為金山銀山。所以援助隊的幫扶方向也是結合當地現有資源更大程度上發揮優勢,比如參與當地的合作社的目的就是幫助農民去分析市場、制定生產和營銷計劃。” 這也是將彭州與黑水進行對口幫扶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即彭州在生態效益農業產業上能夠給予黑水的生態資源發展很大的技術支持和管理經驗。作為全國五大蔬菜生產基地、中國西部最大無公害蔬菜和綠色食品蔬菜生產銷售基地,彭州有其援助工作的產業突破口。這在過去兩年援助中,大蒜種植就是一個成功的案例。


圖為第三批援助領隊程勇(左二)帶領彭州蔬菜協會主席和技術員指導當地干部群眾田間管理。

  黑水生產很優質的紫皮蒜,但是缺少現代農業的種植經驗,產量很低,撒播式種植,撒下去就不管了,靠天吃飯,自然收割。另外,當地的土壤一遇雨水,人踩上去后,就不再蓬松,所以人們往往以這個借口不打理蒜地。這個確實是個問題,但是其實是可以解決的。只要通過小型的農機具就可以重新對土地進行管理,所以援助隊里專業技術人員給當地農民提供現代農業的技術培訓和田間管理的方法。過去的情況是僅僅單一地給當地農民進行短期培訓,培訓結束后,很多方法仍沒有掌握熟練,一些問題得不到及時解答。而這次援藏隊除了培訓外,還在實踐中帶領他們進行體驗和領悟這些方法和技術,在生產周期內手把手地進行指導,不再是短期的培訓,通過一季大蒜的生產掌握整套技術。而整個援助項目是五年時間,五年結束后,他們對技術的掌握應該是非常熟練了。此外,援助隊還將兩個地區的鄉鎮直接進行對接,由第一線的技術人員來直接幫助,比如育苗基地建設、技術培訓、銷售,這樣模式的幫扶在2018年的成效非常顯著。當大蒜收獲季節到來時,產量非常令人滿意,超出以往一半以上。

  當地貧困戶從多葉在2017~2018年年均種植大蒜2畝,兩年收益共一萬余元。他曾開玩笑說:“剛認識援藏干部第一書記岳軍時,看到他就想到大黃,因為他姓藥(岳);現在一看到他就想到大蒜,因為他是帶領我們種植大蒜賺到錢的大蒜書記”。貧困戶大龍波80余歲,他的兒子澤拉扎西因照顧他不能長期外出,就在家中種植大蒜和在種源基地務工,兩年下來大蒜收益1萬余元,務工收入近萬元。他說:“以前就是隨便種大蒜,賺不了多少錢。現在真沒想到在家門口就學會了種大蒜的新技術,還能在基地做些工作,既照顧了父親,又掙到了錢,真的是大蒜幫助了我們家”。貧困戶俄木學2017年也種植2畝蒜地,今年因輪作種植了1畝大蒜,兩年收益也達到8千余元。他說:“活了快70年了,以前種土豆、小麥從來沒在土地中收入過這么多錢,現在種大蒜能有這個收入真的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非貧困戶木見保,也是通過在合作社務工學了大蒜種植技術后,不僅把自己家的2畝地種上大蒜,還把在其它村親戚家2畝地也種植上大蒜,2018年加上合作社務工收入達到2萬余元。他還帶動親戚村的群眾也種植大蒜,他說:“現在我都可以算得上半個技術員了,大蒜不僅帶給我和親戚收入,還提升了我在親戚中的威望”。當越來越多的人們看到自己生活多年的土地上居然能通過大蒜種植帶來更多的收入時,也看到了未來更好生活的希望和信心。

  除了種植技術上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黑水當地的農業經濟能夠與彭州產銷協會建立聯系,能夠加速黑水進入現代農業的產、供、銷體系中去,最終能夠加速當地農業現代化目標的實現。而今天所說的現代化農業,不僅僅只是使用現代化技術進行農業生產,更要融入現代化的農業發展體系中去,生產只是其中一個環節,沒有供銷,同樣完成不了最終的目標。過去的兩年中,彭州對黑水的援助幫扶已經實現了“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樣的理念,但這還不是援助隊最終的目標,即讓援助方與受援方能夠各自發揮優勢、互利互惠、持續發展。


忙碌的田間勞動者

  2018年彭州蔬菜產銷協會在黑水試種獨蒜,蒜種是彭州的,但是彭州的獨蒜種植率并不高,僅達到10%。之前在云南進行種植,但是成本比較高,所以現在黑水進行種植,不僅從成本上可以降低很多,而且還可以通過當地自身生態環境使這個品牌保持或者提升市場價值,又能為當地帶來一個新的產業發展方向。今年的種植已經有了結果,但產銷協會仍在繼續總結之前的方法和技術是否可以再進一步提升,以保證或提高獨蒜率,因為獨蒜的蒜種價格本身就比較高,如果出蒜率低,就不劃算。而如果在獨蒜種植上能夠有很大的成效,那么彭州和黑水在農業產業發展上就能建立一個新的產業鏈,形成農業共同體,這對黑水扶貧也將是一個巨大的發展。同時,更大的意義是這樣的扶貧從打破過去傳統意義上“給予式”的扶貧,過渡到今天的“授人以漁”,進而形成未來的利益共同體,促進共同發展。

  大蒜的成功種植,從三個方面對當地產生影響:改變了傳統的農業觀念、得到現代農業的技術支持、以及找到產業鏈中的對接市場。所以,以此為發展動力,黑水與彭州在尋求更多合作互助機會。黑水縣的瓦缽鄉地處海拔2900米,土地光照足、土壤無污染、病蟲害少,非常適合打造中藥材基地。種植藥材是當地一直在做的,但是始終沒有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情況如同大蒜的種植。而作為中醫藥大縣,彭州有很多制藥廠,對中藥材需求非常大。所以,在2018年,黑水提出與外面的企業合作建設“瓦缽藥山”的目標。結合彭州市中藥城的規劃,援助隊引進中藥制藥公司與當地共同建立中藥材種植基地、注冊制藥工廠,通過現代技術確保藥材的產量和監測藥材品質,徹底改變了原來只有“種植”,沒有“出售”的模式。作為領隊,程勇認為,這兩年黑水最大的變化是喚醒當地人對發展產業和市場經濟意識。他們的農業不再只是種地、收獲,而應該符合現代農業的發展規律:有規模、有規范、有產業鏈的支撐。當地人也深刻地感受到了這兩年的變化,也都是朝著所期待的方向在變化。當初援助隊進入時,不少人都持有觀望態度。政府發放樹苗時,很多人都不愿意接受,而現在都爭著要更多的樹苗。老百姓不僅感受到了變化,而且意識到這種變化對他們是有好處的。

  黑水的高山峽谷地貌,蘊藏著豐富的生態資源,需要繼續在保護生態環境的同時,最大化發揮現有資源,轉化為經濟效益,這才是受援地最需要的,如果最終的獲益者還能延展到當地區域以外的地方,則更能促進經濟的長期發展。正如約翰.多恩在《沒有人是一座孤島》中所說:“沒有人是一座孤島,可以自全。每個人都是大陸的一片,整體的一部分。”所以,無論是黑水還是彭州,也都不是孤立存在,各有其優勢與需求,而援助隊的到來成了兩地之間的紐帶,促進彼此的依賴,實現最終的共好。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 lt088乐通老虎机网页版 疯狂牛牛 麻将怎么玩的方法 幸运时时彩是官方 安徽的十一选五安徽 双色球2元网专家杀号彩经网 飞鱼接码下载 炸金花实用口诀 爱彩乐广西11选5开奖结果图 新时时几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