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准一尾中特|五十七期一尾中特平
中國西藏網 > 藏區動態

民族融合的多彩文化——“一帶一路”中的青海文物展一瞥

李韻 王君竹 發布時間:2019-04-17 10:40:00來源: 光明日報


展覽現場。李韻 攝


狼噬牛金牌飾。李韻 攝


舞蹈紋彩陶盆。李韻 攝

  提到青海,很多人會想到青海湖,而對青海的歷史,有一些人卻并不怎么了解。神秘而美麗的青海,到底有著怎樣的過去呢?日前,首都博物館舉辦“山宗·水源·路之沖——‘一帶一路’中的青海”文物展。展覽以青海歷史發展為主線,以農耕與游牧的大視角切入,展示青海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及所蘊含的文化特征;每部分單列出青海與絲綢之路相關的內容,展現“一帶一路”中的青海所蘊含的文化交流信息。

  多彩驚艷的史前文化

  一進展廳,玻璃展柜里的各種彩陶器立刻吸引了記者。彩陶是馬家窯文化的代表器物。馬家窯文化產生于距今5700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晚期,一直到夏、商以后才逐漸結束。因1923年首先發現于甘肅臨洮的馬家窯村而得名。展柜里的陶罐、陶盆、陶瓶、陶壺、陶碗、陶杯形狀各異,尤其是上面的花紋色彩絢麗、圖案富于變化,資料顯示,彩陶紋樣多達400余種。

  這些彩陶器中,一個人頭像彩陶壺格外有趣。人像的后腦勺是壺口,鼓鼓的肚子就是它裝水的地方。人像雙目半閉,上翹的鼻梁,嘴半張著,仿佛一個正在打哈欠的孩子。陶壺上繪著黑色的螺旋紋。看到這里,真的為古人的藝術創造力感到折服,放到今天,這個陶壺的造型也很是別致。

  這是雪地靴嗎?展柜里一只雪地靴“驚到”不少觀眾。其實它是一只距今3000多年的彩陶靴,是我國迄今發現的最古老的靴子的造型。仔細看,靴筒上繪有對稱的雙線回紋,靴幫上裝飾著雙線帶紋和三角紋。

  記者還看到了著名的舞蹈紋彩陶盆。盆的內壁畫了兩組人手拉手正在跳舞,人物的頭部戴有寬大的頭飾,腰部是圓球形。看著這些小人兒,不由得腦補出了史前部落中人們圍著篝火跳舞的場景。

  史前的青海,并非想象中的荒涼、落后,而是早就有了令人驚艷的文化。遠在三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晚期,青海已有人類生活的痕跡。新石器時代的馬家窯文化、青銅時代的齊家文化等諸多文化,證明青海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那時,青海的文化已經與中原、歐亞草原、南亞等多個地區有了千絲萬縷的關系。

  海納百川的民族融合

  羌,是古代人們對居住在祖國西部游牧部落的一個泛稱。今甘肅、青海的黃河、湟水、洮河、大通河和四川岷江上游一帶是古羌人的活動中心。

  漢代羌人分布很廣,部落繁多。為隔絕匈奴與羌人的聯系,漢王朝在河西走廊設有敦煌、酒泉、張掖和武威四郡,建立了地方行政系統,設護羌校尉等重要官職以管理羌人事務。漢昭帝時設置金城郡,自此青海東部正式納入中央管理的郡縣體制。東漢時期又增設西平郡(今西寧市),正是在此歷史階段,青海成為連通東西的交通要道,與靠北的道路共同組成了沙漠絲綢之路。

  這一時期的文物與匈奴有關的居多。你看那塊狼噬牛金牌飾,畫面透雕出山巒、森林等自然環境,森林中一只狼正咬噬著一頭牛的后腿,而牛作痛苦掙扎狀。整塊畫面線條清晰、動感極強,場景中充滿了自然界弱肉強食的緊張氛圍。金牌飾多以動物為題材,是顯示身份等級的匈奴文化標志性佩物。這類出土于青海的文物,無聲地證明了民族融合是時代的必然。

  展廳中,一只小小的銀壺霸氣地獨占一個展柜,彰顯著它的與眾不同。這只銀壺雖然不足20厘米,卻印證了青海是中西文化交流要道的地位。銀壺的口、腹、底部鏨刻著三組錯金紋,腹部裝飾了六朵不同形狀的花朵。專家介紹,這是希臘化帕提亞裝飾風格的銀壺,器物的制作工藝和裝飾風格都是沿著東西方的商貿路線向東傳播而來的。這個銀壺的形狀應該是為了適合其間某個民族或使用者的習慣而作了相應的改造,器物的主人可能是匈奴別部盧水胡人。

  金扣蚌殼羽觴,光聽這個名稱就可感覺到這件文物的不凡。這是件十六國時期的文物。羽觴也就是耳杯,橢圓形器具,淺腹,平底,兩側有半月形耳,如鳥的雙翼,故名“羽觴”,在影視劇里常見戰國時期楚國人拿來飲酒。考古也多次在湖北等地發現這類文物,但多是木胎的,像這只用蚌殼做杯體,口沿鑲金的,極為罕見。記者不由得聯想,這只羽觴是不是青海湖邊某個巧手工匠見過東方的耳杯,就地取材,為自己的王精心制作的?它實在太美麗了,很多觀眾都圍在展柜邊不愿離開,如果能買到相似的文創產品,恐怕會大有銷量呢,這也算是跨越千年的審美共鳴了。

  連通東西的交流之路

  唐蕃時期興起一條連接中原與西藏、尼泊爾、印度的道路,即唐蕃古道。青海成為這條中原與南亞間商貿之道、民族友好之道的必經之路。

  這一時期出土的文物明顯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展柜里有一條鎏金西方神祇人物連珠飾銀腰帶。腰帶用銀絲編織而成,呈長條形,上面綴有7塊圓形包銀牌飾,牌飾上鑄壓出西方神祇人物圖案。連珠紋是由大小相同的圓圈或者圓珠連續排列而成的一種裝飾圖案,盛行于薩珊時期的波斯。唐朝時期,連珠紋從絲綢之路傳入中國,并融合中國傳統的裝飾元素,在當時大為盛行。這根腰帶以7個圓形連珠紋牌飾和兩個方形連珠紋牌飾組成主題裝飾風格,正是這一時期傳統圖案吸收外來文化藝術營養的結果。

  自元朝之后,青海的茶馬古道成為連通中原與藏區茶馬貿易的重要通道。展柜里的一塊金牌信符就是這段茶馬互市歷史的重要見證。這塊信符為紫銅描金,長方形,頂部半圓形,正面鑄楷書“信符”二字,背鑄篆書“皇帝圣旨”4字,下部為“合當差發,不信者斬”8字。騎縫處有“十五號”字樣。洪武初年,開茶馬互市后,私茶嚴重,朱元璋下令嚴其制,酷其刑。當時明王朝共制作41塊金牌信符,下發沙洮州、河州、西寧州各部族,其中河州必里衛21塊。這種編號“拾伍”的金牌信符,就是當年下發給必里衛21塊金牌中的一塊。此信符為明代以茶易馬的專用憑證。

  山水萬重的青海,地貌南北三分,文化農牧兼蓄;扼守沖要的青海,民族聚居融合,交通連接中外。走出展廳,記者真正理解了展覽名字“山宗、水源、路之沖”的真正內涵。

  展覽將持續至6月30日。

(責編: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跟隨400余文物探秘青海往事

    “青海長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青海是絲綢之路南線(青海道)的重要途經地,也是連接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的節點省份,歷史文化遺跡豐富。[詳細]
  • 見證千年絲路 講述古今青海

    博物館是保護和傳承人類文明的重要殿堂,是連接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橋梁。近日,一場遙望青海古老歷史,講述“一帶一路”記憶故事的精品文物展在北京首都博物館開展。[詳細]
  • 在北京,遙望古老的青海

    2月28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和青海省人民政府主辦,北京市文物局、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廳、青海省文物局協辦,首都博物館與青海省博物館承辦的《山宗 水源 路之沖——“一帶一路”中的青海展》在首都博物館開幕。[詳細]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 百人牛牛2 7星彩连中5个多少钱 十一选五走势图甘肃 大同攉龙苹果版 冰球突破哪里有下载 千炮捕鱼2内购免费版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免费 时时彩怎样倍投最合理 网上真钱网站 中国体彩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