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准一尾中特|五十七期一尾中特平
中國西藏網 > 原創

【風雪征程憶當年】胡金安:拉著馬尾巴翻越二郎山

王淑 發布時間:2019-04-18 09:38: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編者按】新中國成立之初,為了祖國的統一,人民的解放,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軍區和西北軍區派出部隊,執行中央決策,從四川、青海、新疆、云南四個方向向西藏挺進。進軍西藏、經營西藏的任務主要交由十八軍。進軍西藏的先驅們用他們的青春、熱血甚至生命書寫的故事雖早已遠去,但其內涵卻依舊激蕩人心。那個特殊年代里,那段走進西藏、建設高原的故事今天正由親身經歷者、參與者和記錄者娓娓道來,雖歷久卻彌新。

  中國西藏網訊 “剛開始我確實走不動,翻越二郎山,我是拉著馬尾巴上去的。后來連長批評我,你都走不動了馬怎么走得動,不準拉馬!后來我就不拉馬尾巴了。”回想起多年前這段進藏經歷,曾是進藏部隊十八軍53師157團戰士的胡金安,依然歷歷在目。今年87歲的胡金安,在69年前,曾跟隨中國共產黨完成解放大陸最后一片土地的任務。


圖為原西藏自治區文化廳副廳長胡金安接受采訪。攝影:孔夏

  主動參軍 獨生子自愿支援進藏

  1950年初,當全國大多數人都沉浸在翻身做主人的喜悅中時,西藏人民還生活在黑暗的農奴制社會。為了使西藏人民早日擺脫殘酷的剝削和壓迫,毛澤東主席作出了進軍西藏的指示。為了國家和人民的利益,胡金安同十八軍戰士一起,毅然投身到解放西藏的革命隊伍中。

  1950年1月,黨中央、毛主席發出了“進軍西藏,解放藏族人民,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鞏固國防”的莊嚴命令。“毛主席的這一莊嚴命令,使我深受鼓舞,于是主動報名,自愿進藏。”“我所在的一野二十六軍支援進藏時,部隊召開了動員會,講了西藏的地理位置、人口情況、生活習慣、當時的形勢等,我對西藏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因為胡金安是家里的獨子,考慮到這種情況,領導沒有接受他的報名。但胡金安依然堅持,談及此,他情緒激動地說:“這次行軍是解放大陸最后一塊土地,我參軍以后沒有受過戰爭和戰火的考驗,這次不參加,就沒有機會了。而且對于共產黨的恩情,我無以報答。”胡金安革命意志堅定,最終成為了進藏部隊十八軍157團一營二連小炮班的一名戰士。


圖為年輕時的胡金安。圖片截取自西藏衛視

  艱苦大行軍已做好充分思想準備

  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在黨中央、毛主席的領導下,嚴格貫徹執行黨中央制定的各項方針政策,以無比堅強的毅力,克服了高原自然環境帶來的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跨過各種復雜的地形,冒著空氣稀薄的折磨,忍受著饑寒和疾病的痛苦,一步一步地完成了光榮而悲壯的和平大進軍,實現了把五星紅旗插上喜馬拉雅山的進藏誓言。這是繼中國工農紅軍長征之后,世界軍事史上又一次最漫長、最寂寞、最艱苦、最悲壯、最震撼的大行軍。他們說:“困難在我們眼里從來都不算什么,我們要吃大苦,耐大勞……”

  行軍過程中,十八軍副政委王其梅還專門為十八軍戰士上動員課,他說:“進軍西藏是一項非常光榮而偉大的任務,一路上會很艱苦,和當年紅軍的兩萬五千里長征相比,我們還是好多了,我們就把這次的任務當作第二次長征吧。大家不要以為我們解放了西藏就大功告成了,我們還要一起做好適應西藏、長期建藏的準備。”

  談及“第二次長征”,胡金安提到,進軍西藏是集全國之力量,在黨中央十分關心、在全國支援的情況下進軍。可紅軍當時不一樣,前有追兵,后有堵截,天上還有飛機轟炸,沒有后勤供應,裝備很破爛,在這種情況下北上抗日,要爬雪山、過草地、吃草根、吃樹皮……吃煮不熟的皮帶竟算是改善伙食,“紅軍當時那么苦,我們吃的苦又算什么呢?”胡金安說,“我當時是自愿報名進入西藏,自己已經做了充分的吃苦的準備,并不覺得有多苦。”

  翻越二郎山 天路漫漫行軍艱難

  “二呀嘛二郎山,高呀嘛高萬丈,枯樹黃草遍山野,巨石滿山崗,羊腸小道難行走,康藏交通被它擋。二呀嘛二郎山,哪怕你高萬丈,解放軍鐵打的漢,下決心,堅如鋼,要把那公路修到那西藏……”歌中的二郎山是川藏線上的一道險關,也是內地通往青藏高原的第一道屏障。進軍西藏,征途漫漫,翻越二郎山,意義重大。


圖為十八軍行進在進藏途中。翻拍:孔夏

  二郎山的天氣波詭云譎,“一年四季分不清,一天四季倒分明。”胡金安所在的部隊走到半山腰,突然下起了雨。此時,天也黑了,為了第二天繼續翻山,部隊就在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半山腰的路邊休息,“把帳篷頂在頭上,山上的水流下來,就從我們的背包下面兩雙膠鞋的縫隙處流過去了,衣服打濕了也不管,繼續打盹。還有的戰友依然在行軍,累到走著也能打瞌睡。”

  山上下雪的時候,有一天發現,炊事班不見了,“結果是炊事班睡覺的時候,雪把帳篷壓垮了,他們被埋在里面,大家找到搭帳篷的地方,又把他們扒出來。”一部分同志得了雪盲,眼睛睜不開。后面的人抓著前面人的背包,排著隊行進。進藏之前,每個人發了太陽鏡,但有的人在行軍過程中掉了或丟了,就拿牦牛尾巴或頭發擋著眼睛,但還是得了雪盲。“下坡的時候,腳底下是滑的。有一次我腳下打滑,‘粗溜’就滑下去了,滑下去以后就是懸崖。眼看就到懸崖邊上,我稍微一側,身體由于這個慣性就轉過去了,我救了我自己一命。”回想當初,胡金安依然心有余悸。

  “當時行軍路上最困難的是高原缺氧。”那時的十八軍因對西藏了解有限,并沒有缺氧這一概念,他們將缺氧這一現象視為“瘴氣”,“走之前要吃奎寧,預防瘴氣,吃到最后,竟全身發黃。”其實,奎寧對治療高原缺氧并不起作用。

  胡金安所在的部隊每個人負重60斤,包括10斤干糧、一件皮大衣、藏式帳篷、兩雙膠鞋、被子、炮彈等。翻越二郎山時,有很多羊腸小道,路不好走。負重較多,牲口也累。“路邊有很多野草,馬吃了路邊的草,壞事了,草里摻雜了醉馬草,吃了醉馬草馬肚子就發脹,馬匹走不了幾步就躺下了。于是,馬身上的負重就分擔到每個人身上。每個人已經負重60斤了,還要背著動物身上的輜重,扛著這么多東西翻越二郎山很是艱難。”

  “剛開始我確實走不動,翻越二郎山,我是拉著馬尾巴上去的。”胡金安談到,他這么做是因為遇到了情況,翻山之前要經過一條河流,為了不濕鞋襪,過河的時候就脫了。河里的石頭上面有青苔,石頭很滑,一不注意,腳下就劃了一個很深的口子,衛生員簡單包扎了一下就又開始行軍。“因為走路不便,就這樣,我才拉了馬尾巴。”這時的胡金安,才17歲。牲口,對于進藏部隊來說,是“依靠”,幾千公里的征程,物資負重大部分在牲口身上。勇敢翻山的胡金安,在被領導訓斥后,深明此理。“之后我再也沒拉過馬尾巴”,胡金安說。

  糧食短缺 吃野草、代食粉等充饑

  “解放西藏,不吃地方”是毛澤東從西藏的經濟、政治出發,體恤藏族人民疾苦,提出的一項重要指示。進藏部隊所需物資由內地供給。在進軍西藏初期,朱德總司令于1950年2月初寫信給西南軍區負責人時指出:“進兵西藏,糧食難以接濟”,可以“購買本地牛羊肉為主食品,購酥油及青稞麥為副食品”;“在肉食上不習慣,可用野菜伴肉煮湯,吃少量青稞,一月內可習慣”。朱總司令特別強調:“購牛運糧,隨軍前進,糧完可吃牛肉,紅軍北上有此經驗。”

  圖為進藏部隊嚴格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購買所需物資。圖片翻拍自《輝煌的二十世紀新中國大紀錄?西藏卷(1949-1999)》。攝影:孔夏

  但由于西藏遠離內地,有高山大川阻隔,運輸任務艱巨。前期有自備糧食代食粉(用黃豆、白面等磨制而成),尚可解決吃飯問題。隨著行軍任務的深入推進,前方糧食不足,后方供應不上,再加上購買的牛羊有限,十八軍在進軍西藏時,會出現沒飯吃的現象。遇到此種情況,戰士們只好在宿營時到處去挖野菜、草根、蕨麻等煮著吃。

  “糧食供應不上,也會吃野菜。但野菜較雜,會出現誤食毒野菜的現象。當時有一個班中毒了,給他們喝肥皂水催吐,吐出野菜,才挽救了一個班戰士的生命。”

  在糧食匱乏的年代,面對地形險峻的情況,戰士們憑借頑強的意志和無比堅韌的毅力,踏上進軍西藏的征途,為“老西藏精神”及“十八軍精神”作出了生動注解。(中國西藏網 記者/王淑 孔夏 王媛媛)

  

(責編: 郭爽)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