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准一尾中特|五十七期一尾中特平
中國西藏網 > 原創

【天路行軍】十八軍學藏語 自創快板詩

孫健 發布時間:2019-04-17 22:47: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天叫“囊木”,地叫“薩”,天上星星叫“嘎瑪”,

  河水叫“曲”,火叫“梅”,太陽“尼瑪”月“達瓦”,

  山峰叫作“日”,山口叫作“拉”……

  當年十八軍的官兵們,從一句藏語聽不懂、說不出,到“藏話、漢話加比劃”能和藏族百姓勉強交流,再到個別藏語精通者能夠用流利的拉薩話講政策,并且自創藏語學習快板。十八軍進藏過程,也是軍人們學習藏語的過程,他們知道,學會藏語,直接和藏族百姓交流,才能真正走進西藏,走進藏族百姓心中……


圖為《解放西藏進軍政治動員令》。圖片來源:人民網

  不懂藏語文就是聾子、啞巴

  1950年初,十八軍進藏的準備工作中,除了增強體能訓練、飲食訓練、制定進軍守則等,部隊對藏語文學習也十分重視。十八軍進藏之前,曾在樂山開辦了第一期藏語文培訓班,學員們掌握基本拼音、語法等知識后,便分到各個連隊教戰士們學習藏文。其中,偵察科的戰士們是“學得最好的”。

  1950年3月,偵察科進抵川西新津縣太平場,在當地停留約兩周時間。根據軍黨委的指示精神,全科同志開始組織藏語文學習。李奮站長對偵察科全體人員說:“學習藏語,對我們偵察干部來說,特別重要。不會藏語,見了藏族群眾,如同啞巴,怎么能了解情況?”于是,全科戰士開始了每天早上集中上藏語文課,先學字母,后學拼音,隨后學簡單對話。行軍路上,仍然堅持學習。


圖為入藏部隊指戰員認真學習藏語。圖片來源:人民網

  因為發音不準,也出過笑話。行軍至二郎山下時,偵察科碰到一個由藏區來雅安馱運磚茶的騾幫,騾夫均為藏族。這是偵察科第一次見到藏族同胞。原十八軍司令部偵察科參謀王貴用剛學會的藏語對騾夫說:“到兩路口還有多遠?”騾夫們沒有聽懂,都笑著搖頭。一旁的同志們都笑作一團,王貴尷尬得紅了臉。翻譯人員指出,語句并沒有說錯,但是發音不夠準確,所以藏族群眾聽不懂。

  “你們搞的材料基本是準確的”

  解放康定以后,偵察科隨62軍先頭部隊奔襲康定的魯晉參謀,在康定師范學校里搜集到一批藏語文學習材料,其中有漢族學者祝維翰編的藏語文課本,發給全科干部人手一冊。這是大家第一次得到的正式藏語文課本,是漢族學藏語文的較好教材。課本雖然紙張粗糙,鉛印質量低劣,但大家卻如獲至寶,紛紛弄些牛皮紙來包書,以免課本裝在挎包里行軍中磨損壞,對書中許多印刷得很不清楚的字,大家互相校閱后,用筆把漢字、藏文一個個地描清。每天拿出來看幾頁,學幾段,這本書成了大家的主要學習工具。


圖為藏語老師給進藏部隊教授藏文。翻拍:孫健

  另外,還從康定師范學校弄到一本《漢藏語匯》字典,保存在魯晉同志手中,大家輪流借用。行軍中,戰士們背上槍支、彈藥、糧食、背包、挎包,經常負重五十斤以上,并且跋山涉水,每天走七八十里路程,身體很疲勞,但學習藏語文的勁頭十足。參謀人員經常邊走路邊抽問單詞、短句。每行軍十多里后的一次小休息時,大家都抓緊這十分鐘的時間,拿出課本,坐在背包上,閱讀背誦,你問我答,互相測驗,一時路邊書聲瑯瑯,好似課堂。

  6月下旬,偵察科帶領52師偵察連從甘孜出發,經過七八天行軍,翻越雀兒山,到達金沙江邊的德格縣。金沙江以西就是藏軍占領地區。向從金沙江以西過來的騾幫、商人了解最新情況,詢問那些從金沙江西岸派過來的被捕獲的藏軍特工人員,向藏族同胞宣傳我黨政策,必須說藏語才能解決問題。


圖為十八軍官兵學習藏文。翻拍:孫健

  同時,偵察科向軍里報告藏軍和西藏地方政府動向等情況也越來越多、金沙江以西各條道路的兵要地志材料也陸續整理寫出,連同繪制的詳圖一并上報。向昌都行軍途中,通過一個個居民點,宿營的一個個小平壩,穿過的一條條山谷,翻越的一座座大山,蹚過的一條條河流,都是事先具體調查的。大家發現,了解的情況、整理的兵要地志材料,沒有太大差錯。翻過江格拉山后,高啟祥副科長對王貴說:“你們搞的材料基本上是準確的。”學習的藏語終于可以做實際工作了,大家的學習興趣更加濃厚了。

  抄字典 編快板 克服藏語關

  1951年9月下旬,偵察科從邊壩出發,向拉薩進軍。此時,很多人的藏語文程度,已經可以輕松解決基本工作問題了。10月份,進駐拉薩,部隊從拉薩市區的商店里,購買到一批質量較好的學習本,給每人發一本,大家舍不得用。有幾個同志提議,保存在魯晉參謀那里的《漢藏語匯》字典,全科只有一本,借用的人很多,這回可以用新發的學習本來抄字典,抄完就是自己的了。這個想法一傳開,科里馬上出現了抄字典的熱潮。抄字典的結果,使大家的詞匯量得到極大豐富。


圖為十八軍官兵學習藏文。翻拍:孫健

  在拉薩、江孜期間,藏語學習好的同志充當起了“小教員”,還編出了一套藏語名詞快板,幫助大家較快地掌握大量單詞,讓枯燥無味的記單詞活動變得饒有趣味。后來,還編寫了藏語形容詞快板、動詞快板,這些快板,以后都發展成為西藏軍區步兵學校藏語文隊的正式教材。

  在幾乎沒有上學讀書的情況下,在艱苦的進軍途中,憑著革命熱情和毅力,十八軍戰士們用了不到兩年時間,就基本克服了藏語關。直接的語言交流,讓藏族人民對這群“嘉薩巴”(藏語,意為“新漢人”)好感倍增,信任倍增,進軍西藏、經營西藏的任務也更為順利。(中國西藏網 記者/孫健 部分資料參考自張小康著《雪域長歌——西藏1949—1960》、王貴著《藏學論文及憶文》)

  

(責編: 柳文婷)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 31开奖走势图 趣味牛牛怎么玩 五分时时彩开奖官网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站 pk10长期挂机玩法 pc蛋蛋加拿大pc28下载 快乐8时时彩开奖号码 牌九大小 广东彩票app下载 老时时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