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准一尾中特|五十七期一尾中特平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帕拉莊園:見證西藏農村60年滄桑變遷

徐平 發布時間:2019-04-18 08:42:00來源: 中國民族報


帕拉莊園是西藏至今唯一保存完整的封建領主莊園。馮文雅攝


帕拉莊園農奴住的房子陰暗破舊。 馮文雅攝


帕拉莊園農奴主的日光房富麗堂皇。馮文雅攝


2008年尼瑪頓珠在自家的新房里。普布扎西攝


2018年夏天德吉一家人在老房子中聚會。德吉供圖

  帕拉家族是舊西藏有名的貴族世家,曾有5人擔任過西藏地方政府的噶倫。班覺倫布村是帕拉家族的祖業莊園所在地,也是西藏至今唯一保存完整的封建領主莊園,為人們認識舊西藏的封建農奴制度提供了寶貴的標本。從民主改革前人們吃不飽穿不暖的“朗生村”,到今天生活幸福的社會主義新農村,班覺倫布村60年的巨變,就如同一滴水折射出西藏農村和農民生活的變化,不能不用“滄海桑田”“天翻地覆”來形容。

  西藏研究的理想田野

  江孜縣海拔超過4000米,但緯度偏南,又有年楚河的灌溉之利,自古就是西藏的重要糧倉。這里地處南通印度的要道,工商業發達,是藏南的富裕之地,也是舊西藏人口最多的宗(縣)。1904年,榮赫鵬率領英國遠征軍入侵西藏,一路受到西藏軍民痛擊,在江孜發生了可歌可泣的保衛戰,因而江孜又被稱為“英雄城”,電影《紅河谷》講述的就是這段故事。

  歷經戰火洗禮,隨著時間流逝,江孜宗衙門大體被保存下來,是現今唯一保存完整的舊西藏宗政府建筑遺址。位于江孜縣城中心的宗山,是江孜人民英勇抗擊英國侵略者的歷史見證,現今已成為著名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也是江孜著名的旅游景點。位于縣城西郊的白居寺,始建于1418年,是唯一一座集藏傳佛教三大教派于一寺的寺廟,“十萬佛塔”更是藏傳佛教中唯一的寺塔,塔上的智慧眼讓人印象深刻。而位于江孜縣城西南約2公里處的江熱鄉班覺倫布村,則是舊西藏有名的大貴族帕拉家族的祖業莊園所在地,也是西藏至今唯一保存完整的封建領主莊園,為人們認識舊西藏的封建農奴制度提供了寶貴的標本。

  帕拉家族是舊西藏有名的貴族世家,曾有5人擔任過西藏地方政府的噶倫。在西藏現代史上,帕拉三兄弟扮演了極具代表性的重要角色。老大帕拉·土登為登擔任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卓尼欽莫”,即大管家;老二帕拉·扎西旺久經營莊園,受封“仁悉”(四品俗官)頭銜;老三帕拉·多吉旺久擔任過十四世達賴喇嘛警衛團的“代本”(團長)。1959年帕拉三兄弟都隨十四世達賴集團流亡國外。在西藏民主改革以前,帕拉家族僅在后藏地區就擁有25個農業莊園,土地1萬余克(西藏民主改革前計量單位,1克約合1畝),8個牧業莊園,牲畜7000余頭(只),役使農奴3000人左右。當時,班覺倫布村的40戶214人中,有75%的家庭和人口屬于帕拉家的朗生(家奴),此外還生活著舊西藏特有的差巴(領取份地,向農奴主支差役的人)、堆窮(小戶)以及鐵匠等各個社會階層的人,具有很大的代表性。

  生存權是最大的人權

  1995年春,筆者帶領國家社會科學基金一般項目“西藏農民的生活”課題組到班覺倫布村開展調查時,走訪了村里的每一戶人家,那時許多老朗生還健在。他們在回憶民主改革以前的生活時,經常說一句話:“我們不是吃糌粑長大的,是吃餓長大的。”

  人怎么可能餓大?剛開始我很不理解,當問卷統計數據出來后我才知道,過去,朗生年人均口糧不到100公斤,每年莊園給農奴發放16如克(1如克約8至9公斤)糧食和一卷下等氆氌,放糧時不僅大斗進小斗出、糧里摻雜著雜草和泥土,還只發給能勞動的朗生。朗生一家老小都靠這點兒糧食生活,每天只能喝稀薄的糌粑粥,維持最低程度的生活需要,時常處于饑寒交迫之中。

  在封建農奴制時代,社會制度和生產力水平的雙重落后,使班覺倫布村的糧食產量十分低下,每畝年產量徘徊在50公斤左右。以1958年的統計數據為例,班覺倫布村糧食總產僅2.8萬公斤,人均有糧僅133公斤。西藏民主改革以后,雖然生產力水平沒有重大突破,但社會制度的革命消滅了農奴主對農奴的剝削,極大地調動了翻身農奴的生產熱情,土地面積也因部隊農場的下放地大規模擴大,因而農民生活水平比民主改革前大幅提高,全村糧食總產量達到了6.5萬公斤以上,人均有糧提高到320多公斤。從1966年到1976年,班覺倫布村的生產力水平沒有明顯進步,但政府推廣步犁、化肥等先進生產資料,一定程度上使人民生活水平有所改善。

  1978年以后,隨著改革開放持續深入,班覺倫布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工作重心轉移到發展上來,班覺倫布村村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1978年,全村糧食總產量突破10萬公斤,人均年收入突破百元;1982年,村里的糧食總產量近20萬公斤,人均年收入躍升到540元。1985年,班覺倫布村正式實行土地、牲畜雙分到戶的“兩個長期不變”政策,農民的生產積極性空前高漲。當年村里的糧食總產量達到28萬多公斤,人均收入866元。此后一段時期,班覺倫布村發展在總體上呈小幅提高的趨勢。1996年,村糧食總產量達36萬公斤,人均收入1403元;2004年,村糧食總產量達44萬公斤,人均收入達2038元。

  全面發展,大步邁向新生活

  進入新世紀以后,班覺倫布村村民不再滿足于傳統農牧產業帶來的收益,轉而開始向手工業、養殖業、溫室育苗、大棚種植、多種經營等方面發展。截至2013年,班覺倫布村96戶508人擁有農田1767畝、牲畜1682頭(只)、大大小小的農用機械92臺……人們開始運用更加科學的方式耕作,農牧林等產業總收入達到522.5萬元,人均年收入7400元,全村93戶人家建了新房,其中有85戶是二層樓房。不僅如此,村里還實現了通高壓電、通自來水、通路、通廣播電視等,冰箱、攪乳機、打酥油茶機、暖氣爐等現代家電的覆蓋率達到70%,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空前提升。村里還建起了文化活動室、圖書室、健身中心等,極大地豐富了村民的文體生活。

  2018年夏天,我在班覺倫布村做調研時的翻譯、房東德吉夫婦送兒子到內地上大學,他們專程繞道來北京看望我,并把班覺倫布村的近況告訴了我。由此我得知,2018年,班覺倫布村農牧經濟總收入達到748.83萬元,農民人均收入10212.12元,基本與2018年西藏自治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330元持平。

  班覺倫布村曾是西藏歷史上最底層的農奴聚居的村莊,經濟發展的底子薄,一直是江孜縣最貧困的村莊之一。回顧這個在西藏民主改革前人們吃不飽、穿不暖的“朗生村”60年的巨變,就如同一滴水折射出西藏農村和農民生活的變化,不能不用“滄海桑田”“天翻地覆”來形容。

  以德吉家為例。在民主改革以前,德吉的父親尼瑪頓珠是帕拉莊園負責管奶牛的朗生,他與妻子、孩子及姨母三代人住在12.6平方米的朗生小屋中。尼瑪頓珠是村里最早參加革命工作的人,改革開放以后,尼瑪頓珠家的生活條件明顯改善,在村里率先蓋起了樓房,他的子女先后參加工作,孫子輩全部走進大學,畢業后活躍在西藏的各條工作戰線上。德吉是尼瑪頓珠最小的女兒,在江熱鄉政府工作,為我們歷次到班覺倫布村開展社會調查提供了很多幫助。德吉家最早在村子里建起來的那棟土坯兩層樓房,現在已經變成了村里最“落后”的房子,他們雖然蓋起了新房,卻保留著這棟房子,作為村里的一個發展標本。

  西藏自治區從2012年秋季開始執行學前至高中階段15年教育免費的政策,對農牧民子女就學實行包吃、包住、包學習費用“三包”政策,學前教育財政補助的政策也不斷完善。在政府的推動下,班覺倫布村人也更加重視教育,目前,全村有95名學生在各級各類學校就讀,已實現適齡兒童就學全覆蓋。昔日的“朗生村”和“文盲村”,如今走出一大批中專生和大學生。2007年,班覺倫布村被評選為縣級文明建設先進村,十多年來一直保持著這一榮譽。

  今天的帕拉莊園已經是西藏旅游的熱門景點,班覺倫布村也變得越來越美麗。1995年我去調查的時候,帕拉莊園陰暗破舊,我們所住的鄉政府也透風漏雨,全村幾乎無人會說漢語,孩子們是坐在泥地上讀書的;2004年我去的時候,班覺倫布村煥然一新,參觀帕拉莊園的游客絡繹不絕,村里的鐵匠家有了一位安徽籍女婿,開起了“漢藏一家親”商店;2019年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到來之際,我從電視上看到一位又一位老朋友熱情地講述著班覺倫布村和他們自己的故事,而帕拉莊園已經淹沒在農民的新居中。

  班覺倫布村,只是西藏許許多多鄉村的一個縮影,這滴水珠足以讓人感受到西藏農村發展長河的奔流之勢。在越來越良好的社會生態環境下,無數這樣的村莊正如涓涓細流不斷壯大,滾滾向前,歡騰著奔向更加美好的明天。班覺倫布村的故事還在繼續,讓我們靜靜聆聽和記錄。

  (作者系中央黨校教授。自1993年起,作者以帕拉莊園為研究對象,進行了長達十余年的追蹤調查,先后出版《西藏農民》《西藏農民的生活》《活在喜馬拉雅》《中國歷史文化名城江孜》《帕拉莊園》《江孜抗英》《紅河谷的故事》等學術著作。)

(責編: 王東)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 新时时彩历史开奖乐彩 彩票平台在线投注快乐时时彩 2020娱乐平台 极速飞艇官网下载 排列五出过5个一样的吗 3d之家开机号历史查询 中牌是什么意思啊 开奖 中国彩吧更懂彩民旧阪入口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