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准一尾中特|五十七期一尾中特平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翻身農奴扎西羅布:“舊西藏賦稅比天上的星星還多”

劉楓 段敏 馬靜 發布時間:2019-04-12 09:28:00來源: 中國西藏新聞網

chenzd94107_s.jpg
圖為扎西羅布(右一)在與兒子次仁、兒媳達娃央宗聊天。記者 劉楓 攝

  扎西羅布,男,生于1927年8月,居住于西藏山南市扎囊縣阿扎鄉阿扎村。

  西藏民主改革以前,扎西羅布是阿扎莊園的差巴。阿扎莊園擁有500多畝耕地,30多戶差巴,是舊西藏章達宗轄區內的七大莊園之一,由乃朗寺派出代理人管理。面對沉重的壓迫和剝削,扎西羅布一家只能拼命勞作,生活苦不堪言。

  西藏民主改革后,廣大農奴身上的枷鎖被徹底砸碎,扎西羅布由此翻身當家作主,開啟人生新篇章。

  在扎囊縣阿扎鄉阿扎村,92歲的扎西羅布是村里人人羨慕的長壽老人。

  第一次見到扎西羅布時,他在村委會大院正曬著太陽和村干部聊天。扎西羅布已過鮐背之年,歲月壓彎了他的腰桿,染白了他的頭發,在他臉上留下道道溝壑。

  西藏民主改革以前,扎西羅布是阿扎莊園的差巴。“那時候,我們租種莊園的8畝地,喂養莊園的30多只羊,一家人擠在兩間遮不住風、擋不住雨的茅棚里,每天都在不停地干活。”扎西羅布回憶說,他就像機器一樣在土地里不停地“刨食”,一年到頭卻只能得到4袋糌粑,其余的全部都繳了稅。

  “我們不光要向阿扎莊園繳稅,還要向乃朗寺、阿扎寺繳稅,向拉薩的‘雪巴列空’(舊西藏地方政府的辦事機構)繳稅,記憶中不是在地里干活,就是在去繳稅的路上。”扎西羅布如是說。

  在舊西藏,不光收稅的機構多,賦稅的名目也花樣百出。

  “種地要繳糧食稅,生孩子要繳人頭稅,養牛要繳牛稅……”“連我家養了一只雞,每個月都要上繳10個雞蛋作為雞蛋稅,羊拉的糞都要收集起來作為肥料稅上繳。”回想起來,扎西羅布覺得舊西藏的稅不僅沉重,還十分可笑。

  舊西藏民諺“賦稅比水中的波紋還多,比天上的星星還多”,形象道出了差巴身上沉重的負擔。面對層層盤剝和大量的賦稅,差巴根本無法維持正常生活,長期餓肚子,還經常遭受嚴厲的懲罰。

  扎西羅布說:“我親眼見到過有‘差巴’因為繳不上酥油稅,被莊園管家吊起來痛打的情形。莊園里還有5戶人家因為繳不起稅,不得不翻過昌果山舉家逃亡。”

  在舊西藏,除了要耕種自己租的土地外,還要無償地為寺廟、莊園出工出力。扎西羅布的父親就是在維修阿扎寺、搬運石頭時,被活活累死的。

  “作為農奴,命就不是自己的。”暗無天日的生活看不到盡頭,扎西羅布對人生不敢有任何奢望。直到1959年,解放軍到來,驅散了烏云,扎西羅布的人生終于閃爍出光芒。

  “民主改革時,我正在去拉薩繳柴火稅的路上,遇到運送物資的‘金珠瑪米’,他們讓我回家,不用繳稅了,還要給我們分田地,我當時根本不敢相信。”扎西羅布說,“回到阿扎莊園后,發現解放軍已經把無惡不作的莊園管家抓了起來,廢除了所有的稅,給我們分了田地、房子、牲畜。當時我家分到了12畝地、3間房和10多只羊。”

  “分完田地,解放軍又讓我們到桑耶區開會,組織我們成立農民協會。我當時作為村民代表參加了會議,還被選為了村民小組組長,后來又當了生產隊的副隊長。從此,日子一年比一年好起來。”民主改革后,扎西羅布最直接、最明顯的感受就是糧食打的多了,家人能吃飽了,生活輕松了,晚上睡得著了。

  如今,扎西羅布住著190平方米的安居房,不僅能拿到高齡補貼、養老金,還能享受到醫療保險,家里有15畝地、8頭牛,糧食堆滿倉,每年還有生態崗位和氆氌編織收益,一家人其樂融融。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文成公主》藏文化大型史詩劇第七季正在排練中

    1990年出生的西繞平措是《文成公主》藏文化大型史詩劇的“老人”了,在該劇演出的六年中,他熟練地掌握了卓舞、藏戲、金東鄉、甲諧等藏地非遺舞蹈,因為優秀的表現,他還肩負著訓練組里新演員的職責。[詳細]
  • 格桑花見炊煙

    “悲劇將人生的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喜劇將那無價值的撕破給人看。”真相總是這樣,知道或不知道,都可能是一場悲劇,就好像格桑花任憑美麗,卻總在炊煙之外。[詳細]
  • 西藏部分單位組織參觀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館

    近日,自治區政協部分界別委員、克松村村民集中參觀了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館。通過參觀,大家對西藏民主改革歷程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為生活在美好幸福的社會主義新西藏而慶幸歡喜。[詳細]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