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准一尾中特|五十七期一尾中特平
中國西藏網 > 援藏

援藏干部黃細花:廣東“花姐”的魯朗情

王更輝 戎明昌 曹斯 梁文悅 發布時間:2019-04-10 09:25:00來源: 南方網

  4月1日,廣東省第八批援藏隊副領隊、林芝市副市長、魯朗景區管委會主任黃細花到藏族人民家中走訪跟進民宿改造情況。記者 張梓望 攝

  西藏林芝以東數十千米的色季拉山口,海拔超4700米,終年積雪。黃細花乘坐的車曾在此處的雪地打滑,險些掉下山谷。

  色季拉山口再往東走數十千米,是由廣東省援建的重點旅游開發扶貧項目——魯朗國際旅游小鎮。黃細花在此扎根3年,開啟了與雪域高原的緣分。

  作為一名來自廣東的援藏干部,3年前,已過天命之年的她踏上高原,成為全國少有的援藏隊女副領隊,援藏干部中唯一的全國人大代表。

  3年來,她為魯朗發展傾注心血、奔走呼吁,與廣大干部群眾勠力同心,使之成為西藏林芝除桃花外的又一張名片。藏族同胞親切地稱她為“花姐”。

  4月初,海拔3385米的魯朗,新綠映入眼簾。林芝桃花旅游文化節分會場活動及全國援藏展覽館落成,讓小鎮又火了一把,“花姐”又忙開了。

  此刻的她,已添了一抹高原紅,多了一份魯朗情,圓了一個西藏夢。

  

  “超齡”援藏 扎根魯朗

  黃細花與魯朗的緣分始于3年前。當時,組織建議正擔任惠州市旅游局局長的她先到當地考察,看能否適應援藏工作。

  不想,首次進藏的她差點遭遇意外——經過色季拉山口時,車子在雪地打滑險些掉下山谷;從墨脫回魯朗途中,車子又差點被大卡車擠下萬丈深淵。

  這段經歷讓她至今仍后怕。“雪域高原十里不同天,氧含量只有平原的50%—80%,路不好走,人也會變得脆弱。”而且,當時的她已經50歲了,而援藏干部一般在45歲以下。

  “我能受得了嗎?能干得好嗎?”黃細花反復問自己。

  然而,這個被譽為“神仙居住的地方”的小鎮深深吸引了這位旅游局長——作為廣東援藏最大的“造血”項目之一,小鎮從規劃到建成歷時6年,總投資超過30億元;森林、雪山、冰川、峽谷、草甸和花海……資源稟賦好,潛力大,正需要有人為“璞玉”拋光。

  在家人的鼎力支持下,黃細花提早4個月前往魯朗報到,擔任景區管委會主任。她特地剪掉留了多年的長發,清爽利落地出發。

  她在位于半山腰羅布村的卓瑪家借住了半年。“瞧,房號803,藏式裝修,當時還沒這么好的木地板。”這些年,黃細花常回卓瑪家。

  她打開窗,聞著熟悉的氣息,眺望遠處的雪山。此時,卓瑪的母親次仁旺姆老人迎了上來,緊緊握著她的手,如家人般親熱。

  住處的一側是簡陋的馬棚。黃細花的丈夫第一次到此探望時,看到條件艱苦忍不住落淚。

  她笑著寬慰道:“藏族同胞熱情好客,這里也是我的家了。再說,我是來援藏,又不是來享福的。”

  3年過去,如今黃細花的面頰新添了一層黝黑和淡淡的高原紅。

  她將此視作這份西藏緣的“信物”——來自高原的充沛日照,也是她奔忙的注腳。

  

  聲聲“花姐” 百姓情濃

  黃細花與魯朗的情分是用腳走出來的。小鎮周邊的納麥村、崩巴才村、納木林村、扎西崗村、東巴才村……村村有她足跡,事事她都上心。

  4月初,作為林芝桃花旅游文化節分會場的活動之一,各村男子熱熱鬧鬧地射著響箭。看到黃細花到來,“花姐、花姐”叫個不停。“白馬、扎西、次仁……”黃細花笑著打招呼,像見了老朋友。

  小鎮的一日可經歷四季,雪花忽而飄落,被大家的濃情笑意化開。

  桃花節帶旺了人氣。為擦亮小鎮招牌,“花姐”奔走得更勤了。她先來到位于納麥村的次仁卓瑪家庭旅館。6歲的西洛卓瑪遠遠看到她,便甜甜地叫“花姐”,蹦蹦跳跳地迎上去,牽著她的手,徑直上了位于二樓的家庭旅館新裝修的房間。

  房間新添了獨立衛浴和智能設備。“請打開窗簾!”技術人員在給聲控家具設備做最后調試。很快,這里便可再次開門迎客。

  在魯朗小鎮周邊,像這樣的藏式家庭旅館有100多家。在小鎮引進3家五星級酒店后,不少當地老百姓擔心旅館生意受到影響和沖擊。

  黃細花牽頭用管委會的援藏扶貧資金為旅館升級,引導藏族同胞學習互聯網營銷推廣或引入專業運營團隊,提升家庭旅館知名度和入住率,讓藏族同胞吃上“旅游飯”。

  “過去一張床一晚價格為30元,裝修好后價格是原來的10倍,多虧了花姐他們。”62歲的次仁卓瑪樂呵呵地期盼著未來。

  住宿的“里子”好了,小鎮的“面子”也得講究。3月28日,桃花旅游文化節活動開幕前夕,黃細花召集各村干部開了個緊急會議,主題為“趕牛拾糞”。

  魯朗鎮黨委書記邊巴對這項工作落實得很起勁。“我們的傳統是圈地不圈牛,牲口到處跑。如今這里是國際旅游小鎮了,牛糞可不招人喜歡。”他看到“花姐”總是親力親為,深受感染。

  為讓小鎮環境更美,黃細花帶著援藏干部們想了許多辦法——耐心講道理、出資建柵欄、帶頭撿垃圾、親自趕牲口……藏族同胞剛開始不理解,可環境美了、游客多了、日子好了,也漸漸明白花姐的良苦用心。

  “念好小鎮‘旅游經’,通過產業扶貧讓當地老百姓有獲得感,工作再苦,心里也甜。”這是“花姐”的真心話。

  這份真心也換來了藏族同胞的真情。她曾把這樣的感悟寫進援藏日記:不知不覺,互惠共融、和諧發展的理念,在純樸的藏族同胞心中扎下了根。

  

  熱銷小鎮 圓夢高原

  黃細花的西藏夢是通過援藏實現的。她還夢想通過援藏讓更多人實現西藏夢。

  自援藏以來,擔任全國人大代表的她總在會上為魯朗的發展呼吁,還利用互聯網宣傳小鎮。

  黃細花發了超5000條熱銷魯朗的微博,隨著35萬“花粉”積極轉發,魯朗的名氣越來越大。

  廣東援藏干部、魯朗景區管委會副主任胡雄英說,在小鎮街頭,常遇到“花姐”的粉絲來“打卡”。

  4月初的這一天,保利酒店附近的觀景臺上,來自湖南和廣東的游客們正忙著“咔嚓咔嚓”拍下美景。

  雪花自在地落在湖面上,山坡上的新綠惹眼,皚皚白雪裹不住勃勃生機。

  “花姐”來了。她將幾頂印著魯朗標識的太陽帽熱情地遞給游客,說:“拿著吧,這里日照厲害,帶回家還可以好好宣傳一下魯朗。”她又笑盈盈也拿起手機,拍下眼前的湖光山色,上傳,發布。

  在魯朗已待了1000多天,“花姐”對小鎮仍百看不厭。“這里每天不重樣,此時是雪中新綠,5月桃花絢爛,秋天層林盡染……”說起魯朗,“花姐”眼里有光。

  然而,有人覺得黃細花如此熱衷宣傳小鎮有些不務正業。“花姐”心中透亮:“做好小鎮推廣,便是做實旅游扶貧。工廠可搬走,人可流動,但旅游業可將游客留下,給藏族同胞帶來好日子。”

  3年來,在黃細花等人的努力下,魯朗小鎮的國際知名度大大提升——紅色魯朗、國家級旅游度假區、運動休閑小鎮、雙創基地……幾大標簽,不斷擦亮小鎮的藏文化生態休閑旅游品牌。

  2018年,小鎮旅游接待人次突破111萬,旅游總收入近7000萬元,同比增長31.08%,帶動了當地就業,推動了脫貧致富,加強了民族團結。

  傍晚,黃細花來到扎西崗村賽馬牧場上俯瞰魯朗。粉紫色的報春花,羞澀地從薄薄的雪層“探頭”。

  她拿出手機,拍下照片,與家人分享——

  魯朗,春來了。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