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准一尾中特|五十七期一尾中特平
中國西藏網 > 即時新聞 > 地方

60多年深藏功與名 妻兒不知九旬老人是戰斗英雄

發布時間:2019-04-15 11:22:00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六十多年深藏功與名 妻兒不知九旬老人竟是戰斗英雄來源:央視網

  張富清:這些榮譽我不愿意讓家里人知道,到處去講去炫耀我。和我一起并肩作戰的很多戰友,都為黨為人民獻出了自己寶貴生命。他們為黨為人民的功勞都比我高,我有什么資格標榜自己,我有什么資格再到處炫耀自己?

  95歲的張富清老人是湖北來鳳縣一名離休干部,平日里,他看著和其他老人沒什么不同,可事實上,他卻是一名有著卓著功勛的戰斗英雄。

  70多年前,他在解放戰爭中立下赫赫戰功,之后他將榮譽封存心底,直到不久前的一件事,終于揭開了這位戰斗英雄的過往。

  信息采集意外發現人民功臣 僅一等功就得過三次

  去年年底,湖北省來鳳縣退役軍人事務局進行退役軍人信息采集工作。來鳳縣委政法委干部張健全的父親張富清是一名退伍軍人。12月3日,張健全懷揣著一個包裹來到縣人社局。

  3枚獎章,一張特等功報功書,一本記錄著軍一等功一次,師一等功一次,師二等功一次,團一等功一次,“戰斗英雄”稱號兩次的立功證書。父親珍藏一生的這些寶貝,震驚了來鳳縣退役軍人信息采集專班的工作人員。

  來鳳縣退役軍人信息采集專班工作人員聶海波:當時他用一塊紅布包著一塊軍功章,軍功章上面寫著“人民功臣”,當時看到這個軍功章之后我一下就愣住了,像這種人民功臣獎章不是一般人能夠拿到的。

  這些凝聚著鮮血和勇氣的赫赫戰功,被壓在箱底60余年。因為這次信息采集需要如實報告自己的情況,張富清才愿意將它們曝光在人前。

  1948年,24歲的張富清離開陜西漢中洋縣的家,光榮入伍,成為西北野戰軍第二縱隊三五九旅七一八團二營六連的一名戰士。那一年,人民解放戰爭進入奪取全國勝利的決定性階段,張富清屢次擔任突擊隊員,沖鋒在前,為部隊前進掃清障礙。

  1948年11月中旬,為配合“三大戰役”之一的淮海戰役,西北野戰軍發起了冬季攻勢,張富清所在的部隊在陜西省蒲城縣以東25公里處的永豐鎮發起進攻。部隊決定成立突擊組,張富清又一次成為突擊隊員。

  1948年11月27日夜間,張富清和另外兩名突擊隊員一起,先行跳下永豐城墻,和敵人激烈戰斗。搏斗過程中,張富清覺得頭上好像被人狠狠砸了一下,但他根本來不及細想。在雙方密集火力交鋒中,張富清逼近敵人的碉堡。戰斗持續到天亮,張富清堅守到了部隊進城,永豐城被收復。直到這時,張富清才注意到自己受了傷。

  張富清:滿臉流血,流得一身都是,我手上去一摸,一塊頭皮被炸得很高,頭皮一下揭起來了,我才知道自己負了傷,一共有五處。

  在這次戰斗中,張富清炸毀了敵人兩座碉堡,繳獲兩挺機槍,彈藥四箱。因為在戰斗中表現英勇,張富清獲得西北野戰軍甲等“戰斗英雄”榮譽稱號。

  張富清入伍后,幾乎天天打仗,一直沒有給家里寫信。因為沒有收到過兒子的家書,遠在陜西漢中的母親以為張富清已經犧牲。直到1948年底,一張西北野戰軍寄來的特等功報功書送到了母親手里,她才知道兒子不僅活著,還成了戰功卓著的英雄。

  主動到最艱苦的地方去 曾身先士卒 讓妻子主動下崗

  1949年,新中國成立。為了表彰在解放大西北中做出貢獻的人民解放軍官兵,1950年張富清被授予 “人民功臣”獎章。1955年初,張富清已是連職軍官,他面臨退役轉業。張富清沒有選擇留在大城市或者回到闊別多年的陜西老家,而懷著投身社會主義建設的憧憬,從武漢一路向西,來到地處偏遠,人才匱乏的湖北恩施來鳳縣。

  轉業后,張富清從未向人提及自己的戰斗功績,連他的兒女也知之甚少。但瞞得再緊,瞞不過最親的人,妻子孫玉蘭最清楚丈夫身上有多少傷。

  孫玉蘭:他的牙齒是假牙,我問他牙齒怎么回事,他就說炮彈打過來把他牙齒炸掉了。我經常笑他的腦袋,我說你是個癩腦袋,他說我這腦袋是在戰場上受傷的。

  上世紀60年代,張富清任三胡區副區長,一人幾十元的工資要養活一家六口。妻子孫玉蘭原本在三胡供銷社上班,國家開展精簡退職工作,張富清首先動員的,竟是自己的妻子。

  孫玉蘭:他從我這先開刀,我問他你把我搞下來,我犯的什么錯誤,我從來沒差過款,我也沒有偷過東西,你為什么把我弄下來?他說你下去我好搞事。

  張富清:我只有把自己人先動員下來才能夠進行工作,才能夠落實這個政策,否則我怎么去教育群眾?

  張富清先后在來鳳縣糧食局、三胡區、卯洞公社、外貿局、建設銀行工作。1985年,張富清在中國建設銀行來鳳支行副行長崗位上離休,從轉業到離休,三十年時間,這位曾經的戰場排頭兵一直默默地做著一顆螺絲釘。

  身殘志堅 年逾八旬截肢 自己鍛煉用義肢走路

  7年前,88歲的張富清因病被截去左腿,那是孫玉蘭見過丈夫最低落的時候。手術后,家人都以為張富清會一直坐在輪椅上,但臥室里的輪椅,張富清卻很少使用。他裝上義肢,想要依靠自己,重新站起來。

  張富清:我當時想的是,我要發揚保持突擊隊員的精神,我要站起來。我不想給家里人增加負擔,我不能為黨再做什么貢獻了,我希望下一代能好好工作,為黨為人民多做點好事。

  張富清用雙手撐著輔助行走支架,開始在家里一遍一遍地練習走路。練習初期,因為走不穩經常摔倒,受傷流血的意外時有發生。家里的墻壁上,至今還留有他為了重新站起來流過的血跡。

  孫玉蘭:這都是血跡,我拿東西涂上了。有時候他到廁所去就摔倒了,他一般摔倒不講,不跟你講,所以你不敢離開他身邊。

  如今,張富清已經可以自由走動,他堅持自己下樓買菜,有時還會親自下廚給老伴炒幾個菜。除了做到生活自理,張富清堅持的另一件事情就是讀書看報,關心時事。

  孫玉蘭:他還講人不學習要落后,你曉不曉得?機器不用要生銹。他就經常說我,你不愛學習,不愛刻苦,說我要學習,你看那字典就是我們兩個人的老師。

  張富清:比起死去的烈士,他們現在人不在了我還在,還能享受這么高的待遇,按月發工資,有病醫藥費照報,我滿足了,知足了。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