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准一尾中特|五十七期一尾中特平

中國西藏網 > 西藏多棱鏡 > 川藏聯網電力工程 > 文章

川藏線上的光明使者——記國家電網的青年主力軍

王鑫昕    發布時間: 2014-10-13 09:02:0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國道318線,連接四川和西藏的公路,又稱川藏線。公路穿過青藏高原,景色壯美,吸引了全國各地愛好騎行的年輕人,騎行川藏線被他們認為是人生的一大挑戰。

  如今,另一批年輕人正沿著另一條“川藏線”從四川往西藏方向突進。他們不是騎行客,而是國家電網的電力員工。

  和騎行客一樣,這批以80后、90后為主的青年員工要克服天氣多變、高原反應等困難。不同的是,擺在電力青工面前的是緊張的工期、繁重的任務,以及“遙遙無期的孤獨”。

  奮戰在無電區甚至無人區的“光明使者”

  為了從根本上解決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地區的缺電問題,2013年,國家電網啟動了西藏昌都電網與四川電網聯網輸變電工程(以下簡稱“川藏聯網工程”)。

  這是世界上最具建設挑戰性的輸變電工程——線路全長1500多公里,位于世界上地質構造最為復雜、地質災害分布最廣的“三江”斷裂帶,沿線多為崇山峻嶺和無人區,平均海拔3850米,最高海拔4980米。

  年輕人是這項“最具建設挑戰性輸變電工程”的主力軍。為了完成建設任務,他們首先得與艱苦和孤獨戰斗。

  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縣川藏聯網工程的工地上,來自四川電力送變電建設公司的“研究生隊長”黃鵬混在一群工人當中,難以辨認,高原的陽光已經把這位東北電力大學的碩士畢業生曬得跟“黑人”一般。

  這些為別人送光明的年輕人,長期奮戰在無電區甚至無人區。

  在川藏聯網工程的起點——500千伏鄉城變電站擔任項目副經理的胡罡,去年只回家了一次,在家待了一個星期。前年回去了三次,其中兩次是因公開會。

  “老婆有意見嗎?”

  “怎么可能沒意見呢?”四川蜀能電力公司項目部27歲的技術員趙維波反問。“不過,老婆最終還是理解的。不理解我們這份工作的,不可能成為一家人。”

  2013年,在一個重點電力工程項目上,黃鵬的女朋友和他吹了。“因為很少回成都,在工地上聯系又不方便。有時候打電話,打一下沒信號了,隔幾天又打,又沒信號了,后來越打越少,到后來就拜拜了。”

  在四川與西藏交界的金沙江邊的川藏聯網施工現場,找手機信號是許多年輕人閑暇之余的大事。黃鵬曾經興奮地“炫耀”,他找到了一個手機信號穩定的地方:25號電桿。后來,這根電桿,幾乎成了他和同事的精神寄托。

  你會到工地看我嗎?在我十分想你的時候

  作為川藏聯網工程包9項目部項目經理的陳必文,細心地觀察著手下年輕人的喜怒哀樂。他說,年輕人在工地上最難熬的是思念。

  有員工對他說過,山再高,總有爬到目的地的時候;三四個月不洗澡,也總會有洗澡的時候,但直到談了朋友、結了婚之后,才知道什么是最大的苦。

  有一年,陳必文在工地的帳篷上寫了一副對聯:站在黃毛埂,望見天安門。這位電力系統的資深員工,希望新一代年輕人在工作中要能吃苦、講奉獻、有追求。

  但他清楚得很,現在的年輕人不一樣了。過去野外作業的員工,對家里的照顧就是按時往家里寄點錢,給妻兒父母用,就算履行一個男人對家庭的義務了。“但是現在光這樣不行了。”

  一首名為《你會到工地看我嗎》的原創歌曲,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創作的。

  “歌里有我年輕時的想法,那就是希望自己想念的人有一天能到工地來看我。”陳必文說,他和工地上的年輕人聊起這個話題,大家對此都有共鳴。

  于是,喜歡寫作的陳必文在閑暇之余有感而發,寫下了詩歌。很多句子寫到了年輕人的心坎里。比如:“你會到工地看我嗎/在我聽風數星星的時候/你會到工地看我嗎/在我十分想你的時候”。

  有人曾建議將歌詞交由專業音樂人譜曲演唱,陳必文沒有采納,他覺得,只有送變電工人自己才能唱好這首歌,只有他們才能深刻領會這首歌詞所表達的情感。

  工地上喜歡音樂的小伙子黎劍和李旭給歌詞譜了曲,并自彈自唱。很快,這首歌風靡川藏聯網工程的各處工地,很多員工聽著聽著就流下了眼淚,因為歌曲唱出了他們藏在心底的話。

  視頻被上傳到網絡上,不到一個月點擊量就突破了10萬,今年該節目還登上了央視五一國際勞動節晚會。

  有一次,公司和成都一家企業搞婚戀主題的聯誼,黎劍和李旭專門演唱了《你會到工地看我嗎》。他們原本擔心“姑娘們會被嚇跑”,沒想到很多女孩都被感動哭了,后來還“成了三對”。

  黎劍相信,愛人一定是理解自己的,所以他“從來沒為這份工作后悔過”,但是,“未來如果我的孩子因此埋怨我,我會后悔”。

  我們不想吃苦,但不怕吃苦

  2011年參加工作時,畢業于東北電力大學的葉海平把自己的QQ簽名改為:“只有堅持到底,才能笑到最后。”這個簽名一直保留至今,當初他也是作好了吃苦的準備才來的。

  即便如此,工地上的苦還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工作半年后,葉海平“所有的憧憬和幻想都不復存在了”,他有點動搖。過年回江西老家時,這位家中的獨子跟父母聊過自己想放棄的想法。當得知兒子想換工作,母親“開心得不行”。

  不過,在工作上動搖的時候,項目上的一件事讓葉海平決定繼續堅持下來。

  他剛入職時的“師傅”,一位50歲的項目總工,“滿頭白發,醫生說他有三根血管70%都阻塞了”,深夜兩點多心絞痛,忍到早晨6點多才讓同事送去醫院。

  葉海平負責留下來照顧“師傅”,那段時間,他被這位資深總工深深打動,覺得自己遇到的那點苦算不了什么。

  從西南石油大學畢業的女員工蔣潔,工作兩年來,她大多數時間在工地上,想起很多同學在大城市工作,坐辦公室,她“有時候還是會感覺不舒服”,會思考“自己到底能堅持多久”。

  現在,蔣潔覺得,自己那些生活在大城市的朋友,雖然跟時尚近一些,但也有自己的壓力。“跟大城市的美輪美奐比起來,我在工地上學會了知足和感恩,而且更堅強了,不再是個柔弱的女生。”

  正如一位年輕員工所說的,我們不想吃苦,但不怕吃苦。他們的職業榮譽,在藏區百姓通上電的那一刻,得到了最大的滿足。

  “坐在這里,看得到世界。”坐在電視機前,雅江縣八角樓鄉王呷一村村主任阿西感嘆。8年前,有關部門給這里送了一批電視,但因時常停電,電壓不穩,電視根本“帶不起來”。

  如今,穩定的電力供應讓這個高原上的村落改變了生活方式。喜歡唱歌跳舞的藏族百姓紛紛購進大功率音響,逢年過節的時候,他們得以用更現代的方式慶祝節日。

  現在,川藏聯網工程已臨近完工,陳必文給這些年輕人總結了4個特點:有責任、有情趣、敢挑戰、愛團隊。“年輕人吃了不少苦,但他們每天的工作不是簡單的重復。他們能在這里找到自己的成就感。”他說。

  川藏聯網工程副總指揮王成認為,在這項艱苦的工程中,年輕人的價值實現有了新途徑。工地上有許多高學歷、家庭環境優越、精神世界很豐富的年輕人,他們奮斗的根本動力在于怎么在人生中干幾件有意義的事情。

  “上世紀50年代修國道318線時,許多人獻出了生命。”這位60后的副總指揮說,“今天我們不會有犧牲,但年輕人一樣可以在這里干出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這是社會的進步。”

  原標題:川藏線上的光明使者——記“最具建設挑戰性輸變電工程”的青年主力軍

(責編:于超)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 上海排五 玩分分彩的经历 时时缩水软件免费版 广东11选5计划预测 黑龙江时时彩视频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19146 米尔军事app下载安装 天津20选五走势图 百变王牌选号技巧 重庆老时时开奖结果表